外出旅遊時,訂房是件麻煩的事,

要考慮價格,還要擔心品質是否不錯

不過這次我住的 拉薩飯店 - 首爾

價格還挺優的!服務也挺不錯!可以說是值回票價!

拉薩飯店 - 首爾 的介紹在這邊


如果有興趣到這附近玩的,不妨可以看看喔!

以下是 拉薩飯店 - 首爾 的介紹,如果也跟我一樣喜歡不妨看看喔!


PS.若您家裡有0~4歲的小朋友,點我進入索取免費《迪士尼美語世界試用包》

限量特優價格按鈕







商品訊息功能:

商品訊息描述:

主要設施

  • 44 間禁煙客房
  • 24 小時櫃台服務
  • 每日客房清潔服務

闔家歡樂

  • 折疊床/加床 (付費)
  • 冰箱
  • 獨立浴室
  • 免費盥洗用品
  • 每日客房清潔服務
  • 咖啡機/沖茶器

鄰近景點

  • 位於西大門區
  • 延世大學就在附近
  • 景福宮就在附近
  • 崇禮門就在附近
  • 德壽宮就在附近
  • 首爾世界杯體育場就在附近
  • 韓國國立博物館就在此區域
  • 東大門綜合市場就在此區域
  • 韓國戰爭紀念館就在此區域
  • 南山公園就在此區域
  • 曹溪寺就在此區域
  • 首爾塔就在此地區


商品訊息簡述:



拉薩飯店 - 首爾 討論,推薦,開箱,CP值,熱賣,團購,便宜,優惠,介紹,排行,精選,特價,周年慶,體驗,限時

注意:下方具有隨時更新的隱藏版好康分享,請暫時關閉adblock之類的廣告過濾器才看的到哦!!



下面附上一則新聞讓大家了解時事

中國時報【趙靜瑜╱專訪】

醞釀20年,傳藝金曲獎作曲家李哲藝創立灣聲樂團,2月將舉行創團首演,「我們只演奏兩種作品,一是台灣作曲家的創作,一是以台灣素材為主的創作,只有這樣堅持下去,台灣年輕音樂家才有市場,台灣民眾才會真正接受古典音樂,喜歡古典音樂。」

李哲藝編曲演奏都在行

五年級生的李哲藝出身豎琴家庭,父親李武男創辦了台灣首家豎琴工廠,也是台灣第一位會彈、會教、會編曲還會製作的豎琴家。李哲藝住宿從小耳濡目染,跟著父親從小提琴、豎琴學起,現在不但是優秀的豎琴演奏家,同時擅長作曲、編曲,還能為戲劇及電視電影配樂,累計創作超過1500首,編曲作品超過4500首,堪稱多才多藝。

李哲藝說,去年有許多樂壇前輩成團超過20年以上,紛紛賣地、抵押房子,只為了讓自己創立的樂團得以生存下去,讓他感觸良多,「每個團有他自己營運的宗旨跟困境,但住宿評價網大環境是根本問題。」

為台灣作曲家創造舞台

李哲藝觀察,首先台灣人對於自己作曲家的古典音樂作品沒有信心,也覺得聽不懂;演奏家看輕國人作曲家,不願意花時間好好演奏,環環相扣,這些都讓古典音樂的市場無法進一步拓展,「灣聲樂團的策略是先選擇可聽性高,有旋律線條的作品,讓國人慢慢接受。這個過程,我知道是漫長的運動,但現在不做,之後的年輕音樂世代只能宣布畢業就是失業。」

李哲藝說,鄰近的日本也是花了30年走到現在,日本大多數比賽的指定曲目或自選曲目都是他們國人創作,「現在正值網路世代,傳播力更強,我希望花10年時間做好這個樂團, 讓台灣古典音樂走出自己的一條路,再看看台灣音樂可以走去哪裡。」

雖然1月8日才正式成立,但從去年下半年開始,灣聲樂團已經展開排練,「想做這件事超過20年,但現在是最佳時機。」李哲藝說,現在要組樂團,到處都是好手;現在的台灣社會氛圍,會期待台灣自己的文化有跳躍式的進步,「再加上有一些台灣前十大企業的老闆跟我一樣,都希望台灣能夠進步,我有機會一賭場酒店試。」

20年等到最佳時機

目前灣聲樂團首席為小提琴家梁茜雯,其他將會合作的音樂家包括小提琴家薛志璋、大提琴家陳世霖等人,都是一時之選。

「寫給台灣的情歌」灣聲樂團成立音樂會將於2月18日舉行,地點在誠品表演廳。



新頭殼newtalk

我不只是研究冒牌者症,我自己便有這種經驗。而不僅有經驗,還「活在其中」。那就像一個小房子,而我住在裡面。當然,沒有人知道我在那裡,那是我的祕密,幾乎一直以來都是如此。冒牌者就是這樣緊抓不放的——那讓你賺到這封口費。如果你不告訴任何人那些感覺,人們不太會想到,「嗯??也許她不配在那裡。」沒必要讓他們知道,對嗎?



在2012年的TED演說中,我分享過自己身為冒牌者的經驗。在我腦部受創後,我還想辦法回到學校,只不過念不下去,因為我無法處理資訊。我身在迷霧中。沒什麼比失去自我認同更糟的事了。所有東西都喪失殆盡了,而你仍感覺某些往日的力量。不過我失去思考的能力——我很重要的一個部分——這讓我極度無力。我奮力讓自己回歸正常——緩慢地——最後終於念完大學,並且說服普林斯頓的某位老師收我為研究生。不過在那之後許多年,我都受冒牌者恐懼所苦。每個成就都讓我更害怕,甚至最微小的失誤都會讓我確信自己不屬於那裡。「我不應該在這裡。」這句話一遍又一遍地縈繞在我腦中。



博士班的第一年,我們心理研究所每位學生都要對著大約20人的小團體進行20分鐘的演講。在演講前一晚,強烈的恐懼淹沒了我,我跟指導老師說我要退學——這樣一來我就不用去演講了。

好康偷偷說

「不行,你不能退,」她說,「妳要去做這個演講。而且還要一直不斷地做——就算妳得假裝自己會做——一直到某天妳突然間發現自己做到了。」



隔天的演講我做得不算好。我想除了嘴巴之外其他部位都動也沒動。我感覺自己隨時都會忘詞。除了趕快講完之外沒有其他想法。最後,有個人舉手問了一個問題,我還以為我會昏倒。不過我撐過去了,我的聽眾好像不覺得有像我以為的那麼糟。然後我繼續做各種演講——幾乎是只要有人邀請我就會去,我甚至自己邀請自己,只要可多練習什麼都做。這花了一段時間,普林斯頓畢業之後,我到羅格斯(Rutgers)大學任教1年,在西北(Northwestern)大學的凱洛(Kellogg)管理學院2年,有1年在哈佛——一個像我這樣的人絕對不該去的地方——事實證明,我的指導老師說得沒錯:我最後終於發現自己可以做到。



那個時刻是這樣降臨的:我在哈佛的一位學生,一個整個學期都幾乎沒有發言過的女士,在最後一堂課前到我的辦公室來。我給了她一個紙條,說她在課堂上都沒有參與,那是不改善就被當的關頭。她站在面前看起來垂頭喪氣,沉默了許久後終於開口,「我不應該在這裡。」她說。她邊說邊哭了起來。



她告訴我她的背景——來自一個小鎮,出身平凡,深深覺得自己格格不入,應該是招生出錯了。



她所說的就是我曾有的感覺。



就在那一刻我驚覺:我已經沒那種感覺了。我不是騙子。我不會被拆穿。不過在她說那些話之前,我都沒發現我這些往日的感覺已經不見了。



我下一個念頭是:她也不是冒牌者。她值得待在這裏。



當我做TED演講時,萬萬想不到我那冒牌者症候群,會引起這麼多人的回響。事實上,我本來差點把那段省略,因為那離我的主題太遠——而且太私人了。



在我走下TED舞台的那一刻,好幾個陌生人上前來擁抱了我——大多眼中泛淚。他們用不同方式表達了同樣的一點:「我覺得妳說出了我的心聲。」一位商務裝束、50歲出頭的男士說,「我是個成功的生意人——以一般人的標準來看——我知道表面上看不出來,不過我每天走進辦公室,都感覺自己像個冒牌貨。」我料想不到,我接下來還會再聽到數千人說同樣的話,我每天都收到這樣的電子郵件,每一封都述說著覺得自己像騙子的故事。



我本來主要是研究偏見的學者。我的論文,是社會心理學方面的,著眼於刻板印象,如何影響某些歧視的模式。我一直都很關注那些感覺自己被邊緣化的人。我們怎麼改善這樣的情況?不幸的是,偏見不會一夕改變。雖然這不能成為忽略問題的藉口,不過我們也無法明天就消除它。我教的是性別與種族的心理學研究,不過對此我沒有太多樂觀的解決方案可說。



那讓我很困擾。例如,當我對著一群要找工作的年輕女性演講,我能說什麼?「是的,研究清楚證實,職場上普遍仍有性別主義。謝謝聆聽,祝妳們好運!」我仍然積極研究偏見的起因與影響,不過現在我超過一半的研究焦點放在找出微小但務實的可行之道——當面對負向偏見或偏差時,人們可以做得好的事。即便那些負向偏見與偏差是來自他們自己。



當我回顧我的研究,以及跟像寶琳與尼爾這樣經歷過同樣恐懼的人士談話時,我看到冒牌者症有個特質會浮現:它讓我們在那經驗中感到孤單,即便我們知道其他人也有類似的恐懼,我們沒放在心上。相對的我們會說,「很好,只不過你的恐懼是杞人憂天,而我卻真的是個騙子。」寶琳拿自己缺乏顯赫的家世背景,以及有力的推薦函,來證明自己沒有價值。同時,對她來說,別人的冒牌者恐懼是都不是真的。尼爾,在他心中,認為自己的寫作經驗不正統,甚至沒活動上過大學。不過新英格蘭藝術學院的學生——他們都是已經證明自己優異過人的學生。



所以,如果我們像冒牌者一樣走來走去,為什麼我們自己不知道?因為我們太羞愧並害怕談論它。那位即便在世上最強的大學取得博士學位仍放棄成為科學家生涯的艾蓮娜,她寫道,「沒有人,連我丈夫都沒能了解,我大學時代那種慘痛的喪失自我的感覺,從明星資優學生,到『沒過關』。」



我們只要知道有這麼多人都覺得像個冒牌者,就能做出結論,若不是第一、我們都是冒牌者,而我們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或者第二、我們的自我評量大錯特錯。在情緒上,懷著這項祕密的恐懼並心想沒有其他人跟我們一樣,讓我們負擔更大。感到孤單,對大多數人來說,比感覺困擾更糟。



事實上,感覺受到孤立,刺激的腦部區域,跟感覺疼痛所刺激的是同一個部位。既然每個人似乎都感受相同,那麼有人可以從那種冒牌者恐懼中全身而退嗎?尼爾說可以——他記得他停止想像有個人拿著寫字夾板來敲門的時刻。是當他獲得紐伯瑞獎的時候嗎?我問,或是獲頒其他榮銜?不是,他說。他告訴我:事實上是我的朋友吉恩.沃爾夫(Gene Wolfe)幫助了我。我在寫《美國眾神》,那可說是一本冒牌者症候群之書,因為我在寫一本關於美國的書,而我是英國人,我要在裡面說那些——你知道,就是神祗與宗教,以及看待世界的方式。我完成了《美國眾神》,花了我18個月時間書寫。我很為自己高興。我遇到吉恩,然後我說——「我寫完《美國眾神》的初稿了,而我想我學會怎麼寫小說了。」而吉恩用一種同情又充滿睿智的眼神看著我說,「尼爾,你永遠無法學會要怎麼寫小說;你只是在學你手上這本小說要怎麼寫。」



你永遠無法學會要怎麼寫小說;你只是在學你手上這本小說要怎麼寫。或許那就是冒牌者症的一個重要真相。大多數人或許永遠無法擺脫感到虛偽的恐懼。我們只是在它們降臨時想辦法破解它,一個一個來。就像我無法保證學習展現最佳狀態會賦予你像禪修大師一樣安在「永恆的當下」,我無法斷言你會很快就從此擺脫所有冒牌者焦慮症。新的情勢或許會勾起舊日的恐懼;日後發生不恰當的衝擊,仍有可能喚醒遺忘已久的不安全感。不過我們越能察覺自己的焦慮,就越有辦法談論它,而我們越嫻熟它們如何運作,就越有辦法在它們下次冒出來時把它們甩開。這是個打地鼠的遊戲,而我們都能獲勝。



(影片為Amy Cuddy在TED的演說,TED點閱率排名高居全球第2。)



作者:艾美?柯蒂(Amy Cuddy)/哈佛大學教授、著名心理學界學者,主要研究非語言行為與刻板印象、權力對人的影響。



(本文摘錄自三采文化出版的《姿勢決定你是誰》。)

拉薩飯店 - 首爾 推薦, 拉薩飯店 - 首爾 討論, 拉薩飯店 - 首爾 部落客, 拉薩飯店 - 首爾 比較評比, 拉薩飯店 - 首爾 使用評比, 拉薩飯店 - 首爾 開箱文, 拉薩飯店 - 首爾推薦, 拉薩飯店 - 首爾 評測文, 拉薩飯店 - 首爾 CP值, 拉薩飯店 - 首爾 評鑑大隊, 拉薩飯店 - 首爾 部落客推薦, 拉薩飯店 - 首爾 好用嗎?, 拉薩飯店 - 首爾 去哪買?


, , , ,
創作者介紹

時尚服飾

nxlzrdplf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